阅读新闻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昨开庭原告索赔218万园方称无过错

发布日期:2019-05-17 23:35   来源:未知   阅读:

  去年7月23日发生在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老虎伤人致死案件,昨天上午在北京延庆法院开庭审理。

  自始至终我们认为我们也是有责任的,但是我们的责任不代表就可以抹灭园方的责任。

  被告方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负责人没有接听电话,此前他们多次对媒体表示,自己没有责任:

  从目前来看,双方各执一词,他们的争议点在哪呢?律师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昨日的庭审结果如何?

  2005年4月30日至5月6日,第48届世乒赛单项赛在上海举行,这是继1961年北京和1995年天津之后,世乒赛第三次来到中国。

  第一个是针对赵女士的母亲被老虎咬伤致死,由赵女士,以及赵女士的父亲和外公作为原告,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侵犯了生命权,索赔149万余元;

  女猪+男马:会有小摩擦,不宜结合。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第二个是关于赵女士被老虎咬伤,由赵女士本人作为原告,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侵犯了健康权,索赔69万多元。

  她记得,出事后在医院住了24天,而第二次发声又隔了100多天。“我们太迟了,在这个事儿上当时很多人已经先入为主,比如吵架论和小三论,因为各种原因发酵。”

  赵女士认为,这种游览方式就是极度不合理的,应该取缔或者整改。别人的动物园一般都会架起壕沟,玻璃幕墙或者架起电网。

  园方代表曹志杰表示,很多人喜欢这种游览方式,作为企业来讲,采取这种游览方式,只要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的它都是正确的,它能够生存发展就是合理的。

  赵女士称,协议是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的,我们认为它没有法律效力,我们不知道那是一个生死状。

  曹志杰表示,这个协议是通过相关法律专家审核过的。任何人,当你在签署任何一项协议的时间时候,至少对核心点应该是清楚的,否则不会签。

  赵女士称,他们把车立即开出来了,可一直在原地前进倒退,没有做任何强有力地抢救。他们很多医疗急救药品都非常的简单,而且很多都没有拆封。

  曹志杰表示,我们救治赵女士和她母亲的同时,其他工作人员过来往回驱虎。属于国家管制,不可能随便允许使用。即便是用对于老虎想产生作用,至少要五分钟以后。

  赵女士及其家人称,动物园没有第三方的安全风险评估,硬件措施不达标,进园的时候没有必要的安全教育,从买票到进园不到一分钟。动物园没有对猛兽和游客进行有效隔离;没有应急预案,也没有配备必要的救助设施及设备,且对员工也没有进行必要的培训;对于伤者没有采取有效的护理(如有效包扎、止血)行为。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回应称,在猛兽区,从园区的操作规范来说,包括工作人员在内,任何人都不能私自下车。员工拿着警棍等下车,同样属于近距离接触老虎,有生命危险。曹志杰表示,延庆区联合调查组对园区进行了关停一个月的调查整顿,最终得出结论是动物园没有安全生产责任。

  去年11月,赵女士起诉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共索赔155万余元。近日,又有媒体报道称,因赔偿标准等因素的影响,原告所提出赔偿金数额也随之改变。据原告律师白晓强介绍,赵女士将索赔金额调整为69万元,香港码会管家婆资料。伤者家属还为已故的周女士提出149万元的赔偿金。

  据吴若甫介绍,华润置地违背承诺,将1998年就已拥有的华亭嘉园项目东侧地块开发为“承诺外”写字楼。

  去年,园方表示,对此事不负任何责任,但基于道义承担15%的补偿。截至开庭前,被告方、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依然坚持着园方无责的应诉主张,“希望进行人道主义赔偿”。

  关于此案,也有律师的观点是:原告应当自己承担全部责任,被告不用承担任何侵权责任。

  律师认为:在本案中,原告自身的行为是完全有过错的行为,如果没有这一过错行为,不会发生这次悲剧。而与此同时,如果要求被告在原告违反规定而被猛兽攻击时必须立即作出应急措施,而且这种应急措施的标准是必须保证原告不会被猛兽伤害,那这种要求对被告来说是极度不公平的,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公害,使得更多游客侥幸下车,悲剧恐怕就会更多。所以被告方没有过错行为。当然,这是律师的观点。

  在两案庭审中,法庭围绕原告诉求、事发经过等开展法庭调查。因庭前已进行证据交换,庭审中简化了举证质证程序。法庭重点组织双方当事人围绕死者周某某、伤者赵某事发当时是否存在过错、被告是否尽到了管理职责、事故责任划分等争议焦点发表了辩论意见。

  原告亲属、被告公司人员、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庭旁听。昨日14点18分,两案庭审全部结束。法院将择日宣判。